愿你生命中有一道光,照亮你的去路,也照亮你的归途,有些东西,不该碰的就住手,愿共勉

我的cp就是真的,我觉得是就是,轮不到别人瞎bb,我可以单身一万年,但我的cp必须结婚,就算是隐婚。管他呢,他们幸福在一起就好

晚安鸭,各位,如有不妥,请留言,我明早起来就删。由于是我一时迷糊的产物,所以请多多包含。

小太阳

其实小太阳也会害羞,也会在面对不熟悉的人的时候不知所措,他不是一直都那么热情,但却是一直都那么温柔,那么贴心。他的损人三千,自损八百,只是对那么一个人而已。他安静的时候真的很安静,他真的没有很话唠。他们之间,终究是特别的。

我始终认为,他们对于彼此来说是特别的。控制不住的眼神和小动作,主动承包早餐,还有很多很多,如果这些还不够支持磕rps的话,那,也没什么好说了。既然选择磕,那就坚定点,别瞎想!

哈哈哈

看到大家都因为吉他睡不着,我就放心了。我被蒸煮一脚踢坑里,还盖上了土。起都起不来的那种。


如果,十年后

如果十年后,镇魂女孩已经销声匿迹


如果十年后,他们不再联系,不再互动


如果十年后,再也无人记得2018年的那个盛夏


如果十年后,我们发现那些只不过是我们的猜测


如果十年后,他们各自成婚


如果十年后,有人不经意提起“镇魂”二字,而你只是淡淡一笑,看似毫无波动,但是心脏还是狠狠的纠了一下


时间,可以改变一切,那么,我们呢……


白居过隙,巍澜可期,镇魂女孩,C位出道


这几个词,会不会随着时光的流逝,而变得无人知晓。


我怕时间到了,就没有人跟我一起磕镇魂磕CP了。


那个时候,这些疯狂与沙雕,都成了过去,女孩们也远走。也许提及的时候,也只是淡淡一笑,再无别的言语。


今天看到这么一个好玩的东西,然后迫不及待的去问了一下我朋友。结果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兄弟长得像有错吗,没错呀😂😂😂😂😂

陆局,我是来自首的

满足一下自己,就瞎写了一下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一年后,陆离成了桦城刑侦局的副局长,他花了大半年的时间,收集了董令其的罪证,为池震翻了案,池震的名字也从通缉犯的名单里撤了下来。吴文萱被判了3年有期徒刑,陆一诺由陆离抚养,而陆妈妈因为有孙女陪着,老人家的精神也比以前好了。陆离会定时为池震的妈妈交养老院的费用,他也经常带着陆一诺去探望她。鸡蛋仔也成了刑侦队的队长,这一年,刑侦队又多添了几名精英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看起来都不错,过了一年,再怎么悲伤的曾经,也是曾经了。但是陆离却越来越沉默寡言,曾经的他也许还会大声吼鸡蛋仔,脾气会容易爆炸。而现在,他却变得更沉默,除了在家人面前神色会缓一点外,其它时候,都是板着脸。眼神似乎没了光,身为副局的他,本来可以坐在办公室直接下达命令,最后等结果。但是他还是会和刑侦队的人一起去现场,去查案,比以前更拼命。他的睡眠质量也变得更差了,只要一闭眼,就能看见那节车厢里的血,还有那个人贱兮兮的脸和最后那一句“等我,十二点前我去自首”

        池震的那个小酒壶,陆离一直随身带着。时不时拿出来看一眼,手指轻轻的摸着那个凹进去的部分。想起那个在天台的晚上,他问池震是不是喜欢男人,换来的只有一个大大的白眼,但是池震突然伸过来的头,却把他吓了一跳,他勉强的笑了笑,池震也笑了,随即把脑袋挪开。陆离认真想了下当时的心情,好像有点期待,也有点害怕,问池震的那个问题,只是想逗他一下而已,但是当他把头伸过来,自己的心跳却漏了半拍。如果当时他没笑,池震会不会真的亲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年前的那个晚上,他刚动完手术,在知道吴文萱没事后。他整颗心里想的都是池震,他在想池震到底要去干嘛,万一他遇到警察,直接被枪毙了怎么办。他挣扎起来,拿起桌子上的手机,打开手机,他发现已经是12:05分了,他马上给鸡蛋仔打了一个电话。接通后,他问:“池震呢,池震来自首没。”只听到电话那头说:“师哥,有监控录到震哥上了地铁后,被一个小混混捅了一刀,当我带人去的时候,只有一车厢的血,震哥不知道去哪了。”陆离听到后,手机滑倒了地上,手机那头的人说什么已经听不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离的伤口愈合后,首先去给那个小混混录了一次口供,然后就开始没日没夜的收集董令其的罪证。刑侦队的人看着他这样子,都生怕他熬不住,纷纷叫鸡蛋仔去劝劝他。可是鸡蛋仔却说:“没用的,随他吧,不然他会更难受,更熬不下去,如果想让他休息的话,我们就加把劲,尽快收集好董令其的罪证,这样他才能缓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陆离把这些证据交上去的时候,他的表情明显松了一点。楚刀说,这身警服,穿三次就够了,一次入职,一次升职,一次退休,如果退休你熬不到,那我就替你穿了。现在的陆离,已经穿了两次了,第三次,他只替楚刀穿。就算池震的碑已经立好了,但是他还是觉得他没死。他站在池震的墓碑前,心里想的却是:池震,你在哪,我等你,我等你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队长,为什么陆局总是拿着那个酒壶啊。”新人好奇的问,啃着鸡蛋仔的鸡蛋仔回道:“因为那是他搭档留给他的最后一样东西。”新人说:“就是那个殉职了的池震?”鸡蛋仔给了他一个白眼,“嘿,我警告你啊,你可别让他听到这话,不然他非把你爆打一顿。”新人说:“不会吧,陆局虽然经常板着脸,但是也没见他这么暴躁过啊。”“那是你没触到他的点,行了行了,快去干活。”鸡蛋仔说。新人立马说:“是,队长。”然后就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某天,一个穿着印花西装的男人走出地铁。摘下墨镜后,眼神略带怀念的看了看四周的景物。这时候的刑侦局刚刚处理完一个连环杀人碎尸案,个个趴在桌子上。办公室的陆离也忍不住趴在了桌子上,并跟他们说,没什么事别进来。那个穿着印花西装的男人走进了刑侦局,看到瘫在桌上的人时,忍不住笑了出声。鸡蛋仔听到声音,抬头一看,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熟悉的印花西装,熟悉的贱笑。鸡蛋仔庆幸自己的自制力还是不错的,没有大喊出来,只是轻轻的,带有试探性的叫了一声“震哥?”“嗯,想我了没,”池震贱贱的应道,“不过看你这样也没啥时间叙旧了,陆离呢?”鸡蛋仔指指旁边的办公室,说:“在里面呢,最近在忙一个案子,可把我们忙坏了,特别是师哥,今天刚结案,所以大家都趴在桌上。”“行,谢啦,有空请你们喝酒。”池震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池震轻轻的推开门,走了进去,发现桌上趴着的那个人,似乎又瘦了点,桌子那么大,他趴着的时候只有一小团。还是熟悉的短袖,好歹是个副局长,怎么就不注意一下衣着呢。池震心里想。顺手把那件印花西装盖在了陆离身上,自己则坐在一旁的沙发里,等着陆离醒。大概过了十分钟,桌子上的人动了动,陆离醒了。发现自己身上居然盖了一件外套,沙发那有个熟悉的身影,他喃喃的说:“难道我又是在做梦吗?怎么又梦到他了。”池震早就察觉到了那边的动静,只是一直没动,没想到听到这么一句话。原来,他还会梦见我。池震心想。

       他慢慢的走到桌子前面,看着对面那人的脸。嗯,真的瘦了。池震想。“陆局,我来自首了。”池震说。陆离瞬间脑袋一片空白,半天没反应。池震心想:不会吧,被吓坏了。边想边伸出一只手,再陆离脸上不轻不重的掐了一下。“嘿,我来自首啦,你不是在做梦。”接下来,池震眼睛挨了一拳,然后又被揣了一脚。池震捂着眼睛说:“陆离,这么久不见,你就是这样对你搭档的。”下一秒,他又被抱住了,“池震,你到底去哪了,说好的十二点呢?”陆离的声音带着点哭腔,池震感觉到陆离的眼泪就落在了自己的肩上。
        他见过陆离失控的样子,那都是为了他的前妻,吴文萱。但是他没想到,陆离现在居然为了他,哭了。池震用力的抱住陆离,“当时我被捅了一刀后,流了好多血,我以为我要死了,但是当我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已经在澳门了,是索菲救了我。原来那丫头的身份不简单呀,家里很有钱,她爸还想让我当他女婿,哈哈哈。”池震说。“那你还回来干嘛,留在那里当女婿啊,你不要你的小蜜蜂了??”陆离闷闷的说。“可是我怕我家的猫太傻了,不会照顾自己,所以伤一好,我不就回来了嘛。”池震贱笑的说。没错,池震一直觉得陆离就像一只猫,特别容易炸毛的那种。好的,池震又光荣的挨了一拳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在门外听墙角的众人,特别是鸡蛋仔,脸上带着恨铁不成钢的表情,同时还有一点欣慰,恨铁不成钢是因为池震过了那么久,怎么还是那么欠揍,欣慰是因为,还好池震还是那么欠揍。某个新人内心却是:我的妈呀,原来陆局还有这么暴躁的一面,原来陆局真的会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

2018年的盛夏

      2018年6月19号凌晨,刚高考完的我生无可恋的躺在床上逛B站,因为连续上了五天夜班的缘故,我是真的要死了。所以我决定辞掉这份工作。天一亮就回家。其实我上B站也就看看动漫,找找腐剧。无意间,我看到了镇魂的预告片。
     《镇魂》这本小说是在我高考的时候看到的,是我最喜欢的耽美小说之一。有点疑惑这本小说是啥时候拍的网剧,所以我就点了进去。第一想法:我去,这预告片也太带感了吧。第二想法:赵云澜好像是白宇吧,不过沈巍是谁?作为曾经花痴过韩沉的人,我对白宇的印象还是不错的,但是演沈巍的是谁?为何脑子调不出他的档案。但是他好帅,睫毛好长(我喜欢睫毛长眼睛大的人),所以,我就是这样踏进了镇魂的坑。当时的我超级单纯的以为,镇魂是很早前就拍完了的。但是,当我去找资源的时候,发现只有八集时,我的内心是崩溃的。甚至在想,妈呀,为啥我找不到资源。不过我也没在意,心想:没事,先看完这八集再继续找。
然而当我看完八集后,到网上一搜,我才发现,这居然是前几天刚播的,我的内心是: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......内心崩溃呀。于是,我开始疯狂在B站找关于镇魂的片段。靠着B站稳定情绪的我,终于熬到了星期三。《镇魂》更新啦!当时还在靠百度网盘的我,真的是不想下优酷的,拥有一部空间只有16G的手机,天天都在清空间。内心崩溃,纠结了好久,还是下载了,然后发现,追剧是要VIP的。于是,我又充了,人生第一次,就献给《镇魂》了。
有VIP就是爽歪歪,开着弹幕看着剧。为了《镇魂》,重新下了微博,重新开个账号。把特调处的人都关注了一个遍,当然还有我们可爱的镇长。我把他们的微博,从头到尾翻了一遍。我已经错过了2017,我想2018的这个夏天,我是不能再错过了。我有好多第一次都是用在了《镇魂》这部剧上,白宇和朱一龙这两个可爱的人身上。镇魂女孩,这个名字真可爱。我们可是在上海双子塔有过姓名并且C位出道的人。万人大合唱,可惜我没机会去。羡慕在那天晚上在双子塔的她们。
      7月3日,朱白两位哥哥去上快本了,而且还会有直播。知道这个消息的我,真的激动到跳起来,开始重新期待快本的播出。宇哥和龙哥的双人直播,开始想他们会不会PK。毕竟,宇哥答应过的。哈哈哈哈哈!发出女鬼的笑声,不对,女孩的微笑。
      直播时,龙哥还是那么腼腆,宇哥一直在Q他。哈哈哈哈,玫瑰花的刺,毛猴,芒果,双人瞄喵舞,四字接龙,龙哥向宇哥撒娇要手机,最后的吻。妈耶,到底是要笑死我,还是要撩死我。快本上的互动和那首《地星撞海星》,我的小心肝再一次受到了暴击。这令人羡慕的兄弟情,心里只有一句:你们一定要当一辈子的兄弟呀。
      很快,《镇魂》就要大结局了,我的心突然空了一块。我希望星期三赶紧到,又不希望来的那么快。星期二那晚,镇长带我们去偷硬盘,网络十分垃圾的我,已经不止九进九出了。当然,我们人确实也是多。卡一卡,更好玩。楚哥的扮演者,江明洋曾试着连线,无奈真的卡。雨儿姐也来了,宇哥送了兰博基尼。(希望没记错)隔着屏幕的我们,一起唱了那首《时间飞行》。
      大结局并不完美,可是现在想想,如果那个结局是完美的,那我们能记它多久。结局时被插了一刀,谁知道,几天后,《镇魂》下架了,我当时在微博上看到这个消息时,我是懵了。但是B站真的是个好地方,各种采访,各种剪辑,还有他们去KTV的视频。默默用B站疗伤的我。然后芭莎杂志出了,双眼已经被男色蒙蔽的我,马上去买了电子刊。真的太好看了,还有采访。心里乐到放烟花。
       在各种地方找安慰的我,在某个超话里看到了一个群,想了很久,还是加了。(表示想写恐吓信,但是文笔不行)镇魂女孩果然都是很有趣的人,认识她们真的感觉很幸运。开始,我们在群里聊的超级开心,我也慢慢的开始放飞自我。其实我是一个慢热的人,需要别人带着玩才行。但是后来变成了一个“老流氓”,越来越会扯。隔着网线,我们畅聊了两个月,可是后来因为一些事,散了。群里也不热闹了。我又变回了女鬼,没有组织,独自飘荡。宇哥来天河那天,我纠结了好久到底要不要去,因为我也是从外地到广州读书的,他来的前一天,我才刚刚结束军训。我不会坐地铁,除了学校附近的超市,别的地方都没去过。关键我还是个路痴,惨。最后,我还是去了,找了路线,拉着一个同学,一起去。
      真人真的超级帅,见他一面,让我激动了一个月。现在想起也是觉得超级开心。还好我去了,相信有钱有手机就丢不了这句话。11月,是一个幸运月,《镇魂》不仅在韩国上映,还重新在优酷上架了!!!而且,我也重新找到了组织,微信群,QQ群都有。本来不想进QQ群的,因为QQ已经卸了好久了。但是为了韩版资源,我还是默默下了个QQ。然后,我在QQ 群里遇到了一群有才且沙雕的人。其实微信群和QQ群都是一样的人。但是可能是QQ欢脱点,所以比较常去QQ群。QQ群比较沙雕欢脱,微信群就比较日常正经。
      遇到了一群可爱的女孩,还遇到了我可爱的杨杨(群中小CP)。很快就是2019年了。我不知道明年夏天时,还会不会有人记得2018的这份惊喜。其实我还有好多东西没写,但是不知道从何下手。只能这样,写下这几段文字,纪念一下这个2018。
       白居过隙,未来可期。两位哥哥,镇魂女鬼们会一直默默陪着你们的。你们加油,一定要越来越好。
      谢谢你们,谢谢你们让我在2018年能遇到你们。